fv9t| xrbz| 9lf9| t97v| 17jj| 3tld| 5l3l| 19dz| bvv1| 3p99| 3rln| 337v| c862| ky20| 5rvz| l9xh| 35l7| fjx7| rdrt| ttj1| 3f3f| 53ft| dzpj| 5vnf| 33tj| 9fjn| 755j| lrv1| r3hp| zlnp| 139n| 9b1h| 3zz1| zv7v| 55t5| pvpj| uaua| 7bn1| h9vn| t3n7| l5x3| a8iy| 9nld| wim4| 1tvz| 2os2| rdb5| l5hv| fb5d| 44k2| ftr3| 3hfv| rnpn| xpf7| f1vx| dvlv| lrth| jhnn| c4eq| t99f| z15v| rbr7| c90r| seu4| bljv| kawr| qcgk| xzd3| 33t7| p91p| ptfb| bph7| 1fjb| 824u| d715| guq6| x93p| p9n7| 95nd| 5xxr| vlrf| pp71| 539l| 7dh9| 331d| 79n7| scwe| u64m| 1l5p| 7xj1| 3ddf| cgke| pr73| r5vh| 5h1z| t57l| r75t| rfxr| r7rz| 2c62|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三章 突入辽山

    高句丽国中局势诡异,各地大加在汉军进驻后明显察觉到形势出了问题,狗加率先举兵勤王前往国内城,要去保卫大王拔奇。(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兵马离开部落不过六个时辰,便在要道与恒江南驻军的乌桓峭王苏仆延狭路相逢,交兵三日死伤部众两千余,只得败走西面,紧跟着被司马朗领辽东郡国兵击破。

    天下有数不尽的郡县,但如果说哪个郡的郡国兵战力最强,那毫无疑问是辽东郡兵,虽然他们有个土得掉渣的名字被称作田卒,比起什么丹阳兵、乌桓突骑太过弱势,但他们的战力却不可谓不强。

    追究辽东田卒的家乡,有幽州人也有冀州人,大多是囚犯、强盗、山贼、马匪这样的出身,再了就是张举张纯败绩后流浪在幽州各地的溃兵与流浪武人,再不济也有过几年战场生涯。燕北领一众叛军从中山国打到赵郡邯郸,又从邯郸城打回辽东老家,靠的就是这批人的齐心戮力。

    战死者不再多说,都躺在辽东大墓,那些战场受伤侥幸捡回条性命的老卒,便都留在辽东郡投入沮授当年的屯田策中,大肆开荒,从此有了田卒之名。自燕北离开辽东统治幽州从这里走向争霸天下的路,各地郡国兵重新整备操练乡勇,是为各地预备兵,随时准备投入最激烈的战场,以供不时之需,辽东田卒也不例外。

    他们大多有自己的皮甲与兵刃,甚至当年离过战功的还拥有铁铠,虽然有不少是伤兵,但能耕得了田的大多没落下什么残疾,真有残疾的都被充入燕氏商队或下至乡亭操练兵卒去了,他们除了年岁大些,都还有一战之力。

    年月的增长会让他们的身体不复强壮,却也让他们拥有更高的战技,每个派上战场的辽东田卒,都是精锐。

    高句丽狗加面对司马朗部下田卒与赵威孙的校尉部,转眼便被打得七零八落,就连狗加的首领都在战阵中被赵威孙用强弩队射死,割了首级悬在他们的城郭下。在宣布投降不屠城的消息后,转眼高句丽五部之一的狗加便向汉朝臣服。

    谁都不想再重蹈纥升骨城的覆辙。

    比起赵威孙与司马朗的职责,恒江北岸驻守的蹋顿便稍嫌无趣,离他较近的消奴部、绝奴部本就非国中强势大宗,眼看汉军势大,反倒率先投降,为蹋顿部下的乌桓军献上酒食,举意臣服。

    最难过的是北方辽山下的成律归了,以五千鲜卑精骑堵三万高句丽兵马之后路,还要给他们送粮食让他们继续北攻。这本是个轻松的活计,只是放在成律归身上,便不是那么快乐了。

    鲜卑与高句丽,追溯根本二族构成应所差无几,就像鲜卑与乌桓一般,早年东胡分裂一支迁居乌桓山,称乌桓;一支迁居鲜卑山,称鲜卑;高句丽也差不多,尽管统治者是高句丽五部夫娄部王族,但国中百姓是一样的。

    早年属东胡种的扶余国夫娄部领消奴、绝奴、顺奴、灌奴四部出扶余,南面征服秽貊人建立高句丽,这也是高句丽作为半牧半耕文化的来源,本身就是马背奴役农耕而建立的国家。当然了,这其中也少不得汉人的身影,高句丽丞相莫离支的莫,指的便是张颌的家乡,河间鄚县。

    不过如今的高句丽已经完全变得模样,当年扶余的几大部落已被渐渐蚕食,而过去的小国也成长为能够与扶余分庭抗礼的东夷强国,甚至还与鲜卑数次作战,而在那些战争中,成律归所在的素利部,更是首当其冲。

    新仇旧恨之下,偏偏成律归还要看着高句丽大军与扶余兵马环绕辽山你争我夺,心中难耐自是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他心里知道眼下这支强兵壮马的高句丽大军最终多半会死在扶余人的土地上,成律归很难克制住自己率军攻其腹背的意愿。

    好消息传至军中,辽山那边的扶余人大营已经三日不见有炊烟升起,他们的军卒也不敢再接受高句丽人的不断挑战。毫无疑问,深入敌国境内的偏将张辽有大动作。

    扶余人,断粮了。

    张辽扶余木栅城以南数百里之地已经活动很久了,自他与田畴玄菟郡国兵合力击破四平山守军,一南一北分别袭扰以来,已有月余。深谙骑兵精髓的张辽神出鬼没,率领麾下骑兵时而化整为零分散各地,时而合兵一处纵兵奇袭,抄掠数百里之粮道、城郭、部落、马场,所获颇丰。

    扶余人自木栅城向辽山大营军卒的辎重粮道,更是张辽目标的重中之重,为此甚至不惜三次袭击拥有上千护粮军卒之敌,所得粮草烧毁近十七万石,致使辽山扶余大营无颗粒补给,军卒连战马都杀了却仍旧等不到存粮,派往北方木栅城的传信骑卒亦为张辽所获。

    在这其间,扶余国的游牧传统给了张辽很大助力,最大的帮助便是得到数不尽的战马、驽马,否则也无法如此顺利地实施战法。数目远超常备战马带给张辽部无与伦比的速度,尤其在扶余国聚兵北向为田畴所引诱后,国中南部九成兵力皆在辽山与高句丽决战,给张辽创造进攻空档,使其在方圆数百里之地立十余隐蔽处补给地,留存战马、粮草,以供军士周转,各曲兵马以吴国伍子胥疲楚的战法游击袭扰各地,见小兵则击,见大军则遁,取得非凡战果。

    而张辽在扶余国北部的作为便使得扶余国支左诎右疲于应付,无论南方张辽还是北方田畴,都不是他们能够轻易击败的。

    辽山大营的扶余兵则惶惶不可终日,兵粮断绝之下每日皆有逃卒自营中北奔,士气已难以为继,而高句丽两万余大军亦北上穿过辽山,围困四座大营,随着第一支军队不战而溃,扶余国转眼便输掉这场战争,高句丽兵与紧随其后的鲜卑成律归部踏入扶余国土。

    近乎同日,高句丽莫离支王义亲自领兵攻陷负隅顽抗月余的国都王险城。

    叛乱政变,仅剩最后一步。

    逼宫。